魏小红

渣文手一只,站高绿/信达信(产文主要在:To The New Beginning)/新风/平新,信厨。(头图by小白菌

左耳(韦斯莱双子/he)

这里小红!!一晚上给码完了感觉心里超没底的!总之先放上来明天再慢慢改_(:з」∠)_【警察蜀黍就是这个不负责的人】

以上!这里小红!祝食用愉快!

    “情话要说给左耳听,因为左耳离心脏比较近。”

    身边的人哭得一塌糊涂,鼻涕眼泪也不擦,全糊在杂乱雪白的胡须上。

    船舱,身边的老人公放的声音不小,但是因为电影是外文,乔治听不太懂,只礼节性在老人哭得断断续续的时候递上手帕。老人接过去使劲擤鼻涕,又还给他,复又伏在膝盖上大哭。看来回去要好好用一下清洁咒了。乔治心里想着,收了手帕。天色暗下去了,从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一轮明月。就算是在麻瓜的世界,似乎月亮也没有什么分别。乔治低头。和那一夜的月亮一样,丝毫没有分别。

    离开魔法世界几年了。他丢下劫难过后生意逐渐兴隆起来的笑话商店,独自踏上麻瓜世界的旅程。虽然收到了父亲亚瑟的羡慕嫉妒,虽然把整个商店全扔给了罗恩,虽然被哈利和赫敏一再阻拦,但是还是扔下一切,背上行囊出走。用麻瓜们的话来说就是穷游。虽然知道这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他还是推开了门:“老爸,我这不是去寻找创作的灵感嘛。或许我就能做出抵抗秃头的糖来!”象征性地向亚瑟指了指头顶,乔治笑得苍白。僵硬地调侃完,他不再去管身后的人有没有像以往一样被自己的笑话逗乐,关上门,把一屋子人留在身后。然后,幻影移形。

    去找灵感?明明从前灵感像泉水,止也止不住,又什么时候用得着他去寻找。一切都是幌子。幌子,要遮住那个他仿佛被硬生生砍掉一半的瑟缩的内心。之所以选择了离开魔法世界,是因为,这个世界,似乎每一方空气都留有他的痕迹,像是逼着他窒息。他不得不走……回忆涌入胸膛,乔治眼睛有些涩。仰头看见明月。是了,就算月亮还是那么明亮,却早已不是从前。就算店铺还是在对角巷的繁华中屹立,就算店名还是“韦斯莱兄弟把戏坊”。那里面微笑着迎客的人,已经就剩一个。出来了这么多年,没有想过回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去。或许永远都不会吧,除非伤口愈合。伤口会愈合吗?……回忆苦涩,乔治悲哀地笑。不愿再想这些理不清的,他侧身向船上的酒吧挪身子。

    就算是麻瓜世界,酒还是有的。心里愁苦的时候,酒也是一样解人忧愁。

    来了麻瓜世界,他惊叹于科技的神奇,又感慨没有魔法的无能。形形色色的麻瓜们,无论权利高低,能力大小,在一个手持魔杖的巫师面前也如同蝼蚁。在麻瓜面前一个巫师十分有成就感。就像现在,在吧台的另一端,穿着貂皮的女人跳着脚,要求一个不小心把鸡尾酒洒在她身上的服务生赔钱。阵仗很大,还招来了船长。明明是一个“恢复一新”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乔治嘬一口酒,侧头。然而自己这么强大,也没用一个魔法可以让人起死回生。酒有点淡。

    转过头,女人的吵嚷留在身后。乔治不经意看见身后执一个拐杖走过来的人——是那个在船舱坐在自己身边看中文电影的老人。礼貌地点点头,因为不会中文,乔治并没有打算搭话。正要回身,老人却先一步坐下来,一口纯正的英语:“你听不懂中文吧。”“啊……对。”愣了一下神,乔治转过头对上老人炯炯有神的眼睛。“我也是英国人。”老人一改船舱的狼狈模样,换了套西装,眼泪也擦干,脸庞因身体强健而红润,只有雪白的头发和胡须还乱蓬蓬的。乔治不由得惊愕。刚刚那个哭得死去活来的是谁啊?老人狡黠地眨眨眼,“你知道,我就是有点感性。”“我不知道。”还没来得及思考,话先脱口而出。就好像交情颇深的老友,调侃不加修饰。明明是才见面几个小时。乔治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尴尬地想要说些什么。老人似乎没感觉有什么不妥,自顾自地说起来,“要是你看那电影你也会哭的……”气氛缓和,老人的情绪似乎很高涨,拉着乔治说这说那。一杯酒喝完,谈话好像没有终止的意思。老人又给两人点了两杯酒,酒助兴,两个人开怀地谈了起来。

    从谈话中发现老人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聊得很投机,甚至让他觉得自己似乎和老人有些像,又在醉眼之中,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聊天南海北,又轻易地谈到刚刚那部让他痛哭流涕的电影,似乎是个关于青春的电影。老人眼中似乎又泛上泪:“你知道吗,我一看这种电影,就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啊,我年轻的时候,一头金发,帅气得很,可是有不知道多少女孩哭着追我!”看老人眉间带着醉意,眼神也游离,乔治不知道现在的话有多少吹牛的成分,也顺势跟着开起玩笑。“啊,那些女孩是不是出过车祸啊!”老人笑得开怀,醉醺醺地搭上了乔治的肩:“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大面积的脑损伤!你是想说这个吧!”觥筹交错,乔治一恍惚,神情好像陷入很多年前。自己的小弟弟罗恩有个名叫布朗的女朋友,女孩子倒贴得紧,自己就曾经像这样调侃过他。

    想到这儿,乔治的心情忽然暗淡。那个时候和人一唱一和,被罗恩追着满屋子跑。而那个一起调侃的人已经不在……逼迫自己回到现实,面前的人兴致盎然地给自己讲述着那部电影的细节。“你知道么,电影里有这么一句话,‘情话要说给左耳听,因为左耳离心脏比较近。’”老人的目光停留在乔治本应康健的左耳。应该说,那只是个洞。“哈哈,我没了左耳,连情话都听不了了。”乔治转身,苦涩地笑。“那可不一定。没了左耳,依然洞听。”这个蹩脚的笑话,有些耳熟。“世界上关于耳朵的笑话那么多,你偏说这个。”话又脱口而出,而这一次,是出口之后刺痛了心脏。乔治默然,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对了,我给你看个东西。”沉默半晌,老人神秘兮兮地从口袋里掏出个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乔治瞥一眼,“手机。”“对啊,你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打电话的呗。”乔治无奈。“这个可不一样,”老人拉着乔治低声,“这个可以打给你想打给的所有人。”“所有人?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乔治拧眉,诧异地看向老人,言语间却带着戏谑。“真的。”乔治想反射性地开玩笑,而此刻脑子里却闪出一个人的脸。闪出那个厄里斯魔镜里和他站在一起的人。“所有人?”“对。”记忆中老人俯下身来,对着左边说:“包括我。”

    想着玩笑着说我怎么可能想要打给你,头却昏沉。酒有点浓。

    夜很沉,月亮不知躲到哪去。老人的面孔越来越模糊,却又好像越来越清晰。

    包括……你?

    韦斯莱兄弟把戏坊是出了名的笑料商店。因为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而包揽了整个对角巷的客源。自从这家店的店长从外面旅游回来,事业更是蒸蒸日上。他好像是带回了许多更加新奇的玩意。像是什么吃下去可以拯救老男人地中海的糖,什么在身上撒点水就会尖叫起来的穿着貂皮的女人挂件……笑料店永远不缺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有一件东西,还是让大家惊奇了很久。

    形状像个耳朵,准确的说像个左耳。如果戴上它的话,似乎可以很轻易地跟相隔两地的朋友聊天——当然需要别人愿意和你聊。这样便捷的商品上架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还引来了预言家日报的记者。

    此时此刻,满面春风的乔治站在店门口,接受着记者的采访。“……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商品是耳朵的形态,但为什么单做左耳呢?”“啊,关于这个问题啊,”乔治一脸坏笑地凑近了新来不久的金发美女记者,在她左耳边细语,“因为左耳离心脏比较近,情话都要说给左耳听。”眼看在乔治的注视下美女红了脸,乔治忽然听见身后来自夫人安吉丽娜带着怒气的喊声:“乔治!采访做完了就快回来!”声音绝不友善,乔治还是笑嘻嘻答了往楼上走。

    似乎是为了亲自为商品做宣传,乔治带上自家做的假耳,从面容上根本看不出受过伤。

    情话要说给左耳听。

    因为离心脏比较近。

    手抚上左耳,乔治忍不住笑意。

    那晚之后的清晨,伏在吧台上的乔治被服务生叫醒。清醒之后,才发现老人已不辞而别。再向人打听老人的去向,却毫无音讯。吧台的服务员只记得乔治一人独醉到天明。“或许是你喝醉了做的梦吧。”服务生小哥笑着说。是梦吗?他不了解,只是在困惑时发现了大衣的口袋里还有什么东西。是一个手机。但其实只是个伪装的盒子,打开了,就是正卖的火热的假耳。

    愣了一下。乔治旋即展开笑容。大概是梦吧。

    老人的面容熟悉,其实是三强争霸赛的时候见过。“是你说增龄剂会好用的!”“是你说的!”“你说的!”还和他搂抱着扭打在地上。怎么会没认出来?

    乔治笑得开怀。

    “谢谢啦,弗雷德。”

    门前风铃一响,乔治走进店里。人声鼎沸。

    “不客气,乔治。”
   

最后。文章里的电影是《左耳》。其实是没看过这部电影的,但最近听人说起这句台词,不知道为什么想起George。所以写了下来,等有时间去看一眼吧www

最后这里小红!看到这里的人很感谢www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