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红

渣文手一只,站高绿/信达信(产文主要在:To The New Beginning)/新风/平新,信厨。(头图by小白菌

寒潮的真相(丧心病狂系列)

被冻傻了的小红的奇异的脑洞。

- - - - - - - - - - - - - - - - - -

咖啡厅,带着耳机静静地看窗外大雪纷飞,人们裹得严实,雪花被风卷起,像刀子割在脸上。咖啡厅的门开了,卷进一阵寒风,许多从外面进来取暖的人都不停地抱怨着天气的寒冷,新闻也报道说这场全国性的寒潮三十年难遇。轻轻地晃动咖啡杯,他眼睛盯着手中的书页,嘴角却带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差不多了。这样想着,他放下咖啡杯,等待着那个气冲冲赶来的人把自己的耳机一把扯下来。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随之而来的,是耳边的音乐的戛然而止——果然是要拽耳机的。他忍住笑转头。

“呦,哈鲁。”转过头去,本来准备的一肚子话都被噎住——在看见眼前的这个人之后。面前的人下颌藏在米色的围巾中,黑色的发已被风吹乱,脸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冷变得红通通的。特别是一双眼睛,因为摘下眼镜的缘故,眼神里带着的责怪与不满更深,像是个受了气的孩子。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心漏掉了一拍。喂喂喂,别这么可爱啊。

那人却不动,继续用责怪的眼神盯着他,手中攥着因为寒冷而被结上霜的眼镜。他定了定神,拉那人坐下:“眼镜给我,我帮你擦擦。”说着拿起桌上的纸巾,像是掩饰一般地擦起了眼镜。身边的人终于如预料般的向他质问。

“你是怎么搞的?这么冷的天气,许多人都感冒了!”那人越说越生气,几乎要冲着他喊起来,“都闹到中小学停课的份上了!这几十年你不是都挺好的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被如此质问,他还是慢条斯理地擦着眼镜,像是完全不在意,又或是享受一般地,听着那人的责备。“……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久无回复,那人拍打他的手背,却不料反被他捉住手。“……干嘛?”面前的人显然没有料到这种变动,不知所措。而他却没有理,只轻轻放下纸巾。又慢慢地开口,他的声音像是特意拖长了声音,像是特意在吊人胃口。

“喂,哈鲁,最近他们都说冬天过了就是夏天,春天就跟消失了一样。”放开他的手,轻轻地帮他把眼镜戴正。

“所以我想啊,只要冬天更冷一点,大家就会更珍惜你了啊,哈鲁。”名为冬的男人仿佛戏谑般地凑到春的耳边细语。“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做,温暖别人的差事,就全部交给你了。”

外面风很大,把雪花吹在咖啡店的玻璃窗上,雪花趴在窗外,好像在偷听里面的动静。

“哈鲁,你的存在就会让人感到温暖呢。”

咖啡厅外,人们裹得严实,在街上匆匆而行。抱怨天气的声音仍不绝于耳。但是此时此刻,始作俑者却坐在温暖的咖啡厅里,再也掩饰不住地笑着,轻轻地晃动着咖啡杯,一副得意的样子。

唉,算了,这次就原谅他的恶趣味吧。

- - - - - - - - - - - - - - - - - -

写完这个之后果然感觉不忍直视…耍流氓的梗我写着很开心(*´艸`*)【果然只是自己的恶趣味…

被冻成狗然而还是挺喜欢这样的天气。窝在温暖的被窝,喝一杯咖啡,和家人聊聊天,写些平时的嘈杂中无法感受的事情。

说些题外话,最近深深地感受到了改文的不容易。正在码一篇元素梗,目测七千多,其实周二就码完了但因为人物的表达还是有很多问题所以一直改到现在…orz已经写了一周我改文无力啊啊啊……还是争取早点改完吧orz

而且最近遇见很多萌萌的小伙伴们!给了我很多鼓励然后感觉又有写文的动力辣(๑´ㅂ`๑),www我会努力的!

然后最后抱怨一下。好不容易来个寒潮为什么我们这里下了一场小雪就停了啊!没办法打雪仗不开心!哼!

好了,那最后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个神经病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受不了我自己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