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红

渣文手一只,站高绿/信达信(产文主要在:To The New Beginning)/新风/平新,信厨。(头图by小白菌

翠绿金黄(生物梗/乙烯与生长素/脑洞)

01

    如果不是因为醒来第一眼就看见这样的一张脸,这一觉还算舒服。乙烯这样想。

    天空蓝得恰到好处,仰头就可以看见卧着的云与在新芽边筑巢的鸟。阳光从枝桠间倾泻下来,触在脸上,痒酥酥的。草地挂着湿润的露珠,风由山坡那边徐徐吹来,仿佛吹来春天的气息……

    仰躺在草地上的乙烯感觉到快活。静谧让心情平静下来。

    但耳边却传来与风景反差极大的声响,是有人在耳边大声地吸鼻子,气息都吹到他的耳根。

    被吓了一大跳,他连忙一骨碌从草地上坐起。“干嘛?!”没看清人,他狠狠地瞪过去。

    但那人却不慌不忙,手支着身子,歪着头笑。

    “嘘,小点声。”男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怎么。”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乙烯缓和语气问道。

    “我在闻春天的味道。”

    “……”

 

02

    “山坡被青草攻占,树木被翠色侵染,连那刚出土的嫩芽也……”拖着长音,他抱着个笔记本念上面的诗句。

    闭着眼,任由阳光洒在面上,男人的声音经过空气中青草香气的发酵,有些温暖。这么懒散的人,诗却意外的写得不错。只是诗的色调绿得太单一,应该多些颜色,红色的,黄色的……乙烯与他提过,他却没有反应,只提笔写自己的绿色,然后念给乙烯听。漫长夏日的悠然下午,在燥热中似乎只有他的诗可以让乙烯安静下来。被清风一吹,倦意涌上心头,他几乎要睡过去。

    “……阖上眼,轻嗅春天的味道……”诗念到这儿,初次见面的记忆跳出来。乙烯忽然没了睡意,竖起耳朵等下一句念出来。

    但等了很久,那人却再无声音,过了一会儿,他听见书页翻动的声音——男人合上笔记本,站起来走了。

    “干嘛?”乙烯连忙睁开眼,坐起身朝他走的方向喊。

    “夏天快到了,阳光这么好。我也应该休息休息啦。”趿着鞋走开,男人的声调还是慵懒,完全不理会身后的人有多么焦急。

    “下一句呢?!”

    “等下次再念。”

    “……喂!”

 

03

    时间过去了很久,“下次”也有年无月。说是休息,却再没回来。

    天是一望无际的蓝。天气虽然已经凉下来,阳光却不示弱,爬在长椅上,留下滚烫的足迹。

    他很害怕光,只要有点光便要躲得远远的。这样的天气不出来也是常理吧,这样安慰着自己,脚步却还是往深林里的小屋挪。

    真想给他看看面前的景色——视线被金黄填满,灿烂得令人颤抖,看到这些景色,或许他的诗句里就不会只有单调的绿色。

    推开了门,风吹过门廊,从外面带进醉人的香气。桌上的笔记本被风吹开,停在被翻过很多次的页码。

 

04

    有一天我问乙烯,关于他最喜欢的颜色。

    他说是金黄色,有温暖灿烂的味道。

    他问我为什么不在诗中写些金黄。

    我却没对他说,是因为我没曾见过。

    我惧怕阳光,只能躲在树荫下观望。

    我也惧怕金黄,当它铺满大地,我便要离开你。

 

05

    只翻几页,乙烯终于看见那天没念出来的话。

    “阖上眼,轻嗅春天的味道,今天的乙烯也很香。”

    “听说秋天时,那香会洒满原野,只可惜我无法闻到。”

    “偷偷地闻几下,怕以后闻不见。”

    “偷偷地记下来,怕以后忘了如何爱你。”

 

06

    你是我的阳光,我为了暖意靠近,却在光中消逝。

    但就算消逝,来年春天,冰雪融化,当我再从一片翠绿中醒来,我还是会选择去爱你。

    金黄是你的舞台,却成为埋葬我的墓冢。

    但那时我却会搭建绿叶,为你荫蔽。

谁让翠绿是你的摇篮,而你却是我春天的味道。

 

注:

生长素与乙烯的关系大概是:生长素可以促进乙烯的生成,而乙烯在达到一定浓度之后就会抑制生长素的生成。

生长素用于使细胞增长,在细胞发育分化、果实成熟等处起重要作用。且光照强度强的地方生长素浓度小。

乙烯促进果实成熟和叶片衰老,乙烯具有淡淡的甜味(果香)。

 

大概是想用生长素和乙烯的设定写点东西。本来想写点欢脱的,结果没想到变成这样......我果然是中了只会写虐的毒!【打飞

生长素大概就是在春夏帮助细胞生长发育,到秋天就会被抑制甚至消失。乙烯却是主要在秋天发挥作用。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设定。

总之最近在期末复习困成狗,但还是熬夜把这篇码完了...这叫做敬业到15年最后一秒。

脑子里还有好多梗...元旦的时候多码几篇短点的,等期末之后再把设定大的码完...

今天下了15年最后一场雪呢(或许?),但只有很少一点,真是小气呢!

明天就去联欢啦!然而看我的状态大概要在会场睡觉orzzzz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