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红

渣文手一只,站高绿/信达信(产文主要在:To The New Beginning)/新风/平新,信厨。(头图by小白菌

【不愿意让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喜欢自己所爱的。】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先会是羞愧,算不上爱音乐。唱歌跑调,五音不全,不会乐器,甚至连五线谱都认不全。只是有的时候声音入耳,会觉得舒畅。有的时候听到一句歌词,会惊喜心动。或者再说的直白些,音乐或许只是舒缓心情的工具。


可能真的对不起那些真爱音乐的人吧。境界不同,哪个音符是快乐,哪些符点是悲伤,统统不知道,就这样囫囵吞枣地吞咽了那么长时间这种玉盘珍馐,抱歉啦。


【不愿意让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喜欢自己所爱的。】


再看这句话的时候会是触动。有的时候被人问,说你在写什么啊,给我看看吧。如果不给看的话可能会被认为是一种不信任,认为是一种疏离。


送生日礼物的时候会给圈外人送实物,给圈内好友的就会是生贺文,或长或短。一直以为没有什么区别。就算不在圈内也可以是好朋友啊。但是被抱怨了,为什么那么认真地对那谁的生日,到我了就用钱对付。


有的时候会被说你写的那是什么啊,写这种东西能当饭吃吗,不是玩物丧志吗。


不止一次的在这种兴趣鸿沟上摔过跤。收到圈外人的嘲讽太多次,就算是圈内人也会说这种这个cp一点都不萌,你是究竟怎么样才能喜欢这种东西。


拼着心血熬着眼圈写出来的文就算再怎么烂被不懂的人嘲讽真的超伤心好吗。


从小就觉得买椟还珠是个悲伤的故事,有的时候这种悲伤真的透心凉。


【不愿意让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喜欢自己所爱的。】


最后看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感慨。自己曾经轻狂地说过这样一句话【不仔细体会文字间的意味是对作者和文字的辜负。】


自己真的算不上爱文学,以后的人生道路也不会与文学有缘。自己爱的或许连文学都算不上,但还是用自己的小学生文笔写文,发文。


自己顶着文手的名义过活,义愤填膺的时候,自己或许也是随波逐流之徒。


爱因斯坦说,人类的智力仅达到可以认识到自己的无知。


所以先在这里为自己的自以为是和轻狂道个歉。


或许我永远都走不进文学的殿堂,一辈子在门外张望,像个似懂非懂的孩子,看到落叶的时候只会觉得美,但不会懂得落红不是无情物的意味。


可能喜欢和爱都是孤独的。站在每个角度看的时候都是不同的,或许自己爱的东西,在别人看来一文不值,或许别人爱的东西,在自己是永远攀不到的高处。


所以我有的时候不懂的时候不会妄加评论,闭上嘴可能才是尊重。


所以我有的时候会羡慕钟子期和俞伯牙,会理解伯牙绝弦的决绝。


在网易云音乐点开评论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就炸了,写了这么多奇怪的东西呢。


对了,今天这边初雪呢。有点开心,有点期待打雪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