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红

渣文手一只,站高绿/信达信(产文主要在:To The New Beginning)/新风/平新,信厨。(头图by小白菌

Trick or treat?(高绿/ 万圣节贺文)

最近被高绿的一篇文虐的死去活来,要考试来着却完全沉不下心学习orz

朋友说我是被虐傻了 所以才写了这么篇文。

总之就是万圣节贺文啥的!是个后妈党却从头甜到尾果然是被虐傻了吧!

以上!这里小红,祝食用愉快!

 敲门声。

万圣节前夜。平常的时候,会有人四处发糖,高尾有时也蹭几块吃,但毕竟万圣节是西方节日,就算大街上挂满了南瓜灯,高尾也不会真的扮成妖魔鬼怪出去要糖。

要扮也在家里——

高尾看着镜子里披着黑色斗篷的吸血鬼,忽然觉得自己帅出新高度。好像给小真看看哪。

他想起今天看见绿间真太郎,手里并没有拿着稀奇古怪的吉祥物。“小真!早啊!今天怎么没拿吉祥物?是起晚了没看晨间占卜吗!”

“才不、不是,只不过今天没有吉祥物而已,况、况且最近巨蟹座运势很好,不用吉祥物也没关系。”眼前的人推了推眼镜,似乎想要掩饰自己的动摇。

“喔,这样啊。”高尾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嘴边带着一丝邪笑,吹着口哨从绿间旁边走过。

我可是鹰之眼哦,什么都逃不出我的眼睛呢。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思绪,镜子里映出再也掩饰不住笑意的自己,高尾从桌子上抓了一块糖填进嘴里,蹦跳着去开门。

终于来了啊。

门打开,高尾曾经想过无数种门外的人的样子,不过开门的一霎那还是扑哧的笑了出来。

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局。

站在昏暗楼道里的人头上顶着一顶南瓜帽,与其说是南瓜帽,不如说是画上了南瓜图案的睡帽,帽子向一边歪去。手中捧着一个小小的被做成灯的新鲜南瓜,从外表可以看出这是今天某个人才刻的,原本应该恐怖的脸在他的刀下刻出来却有点小萌,从完美倒三角的眼睛里透出灯光......高尾上下打量来人。这完全不是万圣节的装扮啊好吗?这是什么?南瓜精?不要以为万圣节就是南瓜啊!

高尾一连串的吐槽还没说出口,抬眼看见那个红透了耳朵的人。转过脸去不看高尾的表情,绿间的眼神游离,抬起手来推了推眼镜,其实只是想掩饰自己的尴尬。准备了一路要在一开门的时候说出来的话还没出口就被高尾的一声笑呛死在喉管。绿间有些不知所措。

“笑、笑什么。”

“噗......对不起小真......我现在应该叫你什么?南瓜先生?”高尾扶着门框,克制自己要笑弯的腰。

其实今晚的这一幕在高尾看到晨间占卜的时候就已经料到。“巨蟹座的你今天运势很好,吉祥物什么的不需要,但是要好好地和朋友们一起过万圣节哦!‘Trick or treat?’”女主播眨了眨眼,高尾楞了一下,之后瞬时趴倒在沙发上大笑。

小真要过万圣节啦?会扮成什么样子呢!高尾一边笑着,一边开始准备万圣节的东西,心里欢欣雀跃着,期待着夜晚的到来。

“那个......不过是晨间占卜要这样的......”绿间支支吾吾地解释着,目光还是游离,不肯直视高尾,似乎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算今天运势很好,我也要尽人事。没有吉祥物真是让人感到不安哪なのだよ。”高尾学着绿间的样子推了推空气眼镜。

“不要学我说话!”绿间一秒炸开,瞪向高尾却意外地对上笑意盈盈的眼睛。意识到不对,绿间又猛地偏头过去,不再看他。

“所以说,南瓜先生,你来是要说什么?”高尾的声音带着笑。

必须要说出的话还没说出口,为了尽人事不得不说,绿间咬咬牙。

“Trick or treatなのだよ?”

喂,所以在英文后面加上なのだよ是有够奇怪的吧!高尾却没有吐槽,继续挑逗着面前已经红了半边脸的人。

“是什么意思嘛?小真你知道我英语不好的。”

“不、不给糖就捣蛋。”说完这句话,绿间忽然被高尾拉进了门。

头被拉低,他听见高尾在耳边的细语。

“捣蛋什么的,很疼的好吗。”男人的语气还是那么轻浮,而绿间此刻已经没有心思去反驳他的话。

“不过啊,你想要糖,就给你咯。”口中忽然被塞进一颗还带着体温的糖果,湿的,甜的。

是什么糖?水果糖?绿间想着。

不,应该是跳跳糖,就是那种小时候吃过一入口就在口腔里跳跃的糖果。

只不过这个糖有些不一样,这是让他的心像糖果一样在胸腔里跳跃的糖。

“小真愿意吃,可以吃一辈子哦。”

可以吃一辈子的糖,还挺甜。绿间又这样想着。

“小真,万圣节快乐。”

万圣节快乐。

之后发生了什么呢?✧*。٩(ˊωˋ*)و✧*。

除了【吸血鬼先生吃掉了南瓜先生】以外我什么都不能说(。・ω・。)ノ♡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