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红

渣文手一只,站高绿/信达信(产文主要在:To The New Beginning)/新风/平新,信厨。(头图by小白菌

又一年w

真的太喜欢这图。
就是看到的时候由内而外地,在心中被震撼。
这些天的日子过得太苦,忙碌不说,主要是无数次挫败后产生的深深无力感。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可能哪儿也去不了。那些曾经的梦想不过是一纸空文。最终庸庸碌碌地站在人头攒动的街头。像个躯壳一样任人摆布,最后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失去温度。不过是常态。
说我想去大城市,想去好学校念书,想听好老师讲课。
倒不是关于前途不前途的事情,我的思想或许还没有达到那个深度。
我只是想脱离现在的无知状态,我想拥有更多自己可支配的时间,想懂更多。想在自己想做什么事情时,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无法达到。
“要是我当时……就好了”不想说这种话。
现在是基石阶段。无法放弃,无法放松。
但是在这个环境,只能挫败,再挫败。
像是想要磨掉所有的自信一般。
黑暗。就像夜盲症如我,每一天走在半夜十一点的街头,四点半从床上坐起,看到的无边黑暗。
然后忽然看见这张图。
太美。就好像忽然冲破了所有的障碍一样,像是打开了尘封已久的门,阳光骤然涌入心里。被关在阁楼里的人,忽然推开了天窗,看见那湛蓝的天空。
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
从还没驱散的乌云中照射下来的彩虹。
那叫什么来着,光的色散。
站在岸上的人。
他当时在想什么呢。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这句话有点太老套。
既然彩虹代表着风雨的结束。
那么是不是可以相信。
当我走过这八个月的漫漫风雨,就会看到彩虹,就会看到那个人。
通俗一点,所谓彩虹,不过就是希望。
我所需要的,也不过就是希望。
一直在心里想着的东西,被人画出来,被相机刻录下来的时候,这种幸福,也是不轻易能感觉到的。
“就是这个!”这样的感觉www
人嘛,就是需要一个盼头ww
从今以后,也要好好加油了!

物竞金牌的学长留下来的寄语。
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的魅力。
于是恰巧说进自己的心里。
Physics is god.

关于爱豆

我饭的层次大约真的太浅。

但我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影响爱豆的行为。

或许他因为知道有我的存在而有一些欣喜,有一些满足。

但我更希望他可以做他自己。

或许他永远都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

但我却绝对不希望自己的感情给他带来负担。

默默地支持着就好了。

问题:如果我走在路上看见有认识的人走在前面,我会不会叫住他。

我的答案是不会。

在我追上他,到能够和他并肩前行的时候我才会和他一起走。

在我没能力陪伴他的时候,请允许我默默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没有能力承担责任,就别去打扰。

我有时候希望可以把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但我也希望他可以结婚生子。

我希望他可以有自己的幸福。

因为在他幸福的时候,我会更开心地笑。

关于地理的脑洞第一弹

这里是拼了命的正在苦逼地准备会考。结果还是没按住自己码字的手。

脑洞来了就关不上。还有这里是理科生所以仅仅靠着脑洞支撑起了全文,知识点什么的请别跟我计较……orz

因为还有鬼畜的地理卷所以只能先码这两篇。都是比较逗比的,虐梗我也有,等我有时间再码。

说实话码了梗之后感觉自己的洋流名称都记住了(doge


01

    小人鱼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这个停留了几个月的海域的时候,忽然看见这段时间结交的朋友气喘吁吁地跑到海边,大声地呼喊自己的名字。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着急的样子,虽然仍然面无表情,但却涨红了脸。

    几周前,自己在告诉他要出发去别的海域的时候他不知为什么生了气,已经很久没有来海边找他了。小人鱼因为临行前来找他而感到快乐。是气消了吗?

    “干嘛呀?我要走了哦!”小人鱼冒出水面,跟他打招呼。

    “先等等……你先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纸,纸的边线还是撕开的时候留下的锯齿状,像是急急忙忙看到这个就撕下来带来的一样。

    “这是什么??”好像是一张地图。“是书上撕下来的。”他平复了呼吸,指着上面的几条线。

    “这是世界洋流的示意图。你要是想要走的话得看这个。”他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我们现在在千岛,你向南走的话逆着日本暖流而下,向北走的话逆着千岛寒流,这样会耗费很多体力。”

    原来是在关心自己啊!说着生气,其实还是关心自己的行动的啊!小人鱼高兴起来,眼角青蓝色的鳞片因为眼眉弯弯挤在了一起。“谢谢你哦!那我就往东走啦!”

    “往东走也不行。”声音严肃,他又指东边的一条线。“顺着北太平洋暖流的话,就会转圈到阿拉斯加暖流,紧接着从千岛寒流又转回来了。这样不就相当于没动么。”

    “啊?”小人鱼眨了眨眼,有点茫然。

    “而且北边太冷了,你去的话会冻坏的。”他紧接着一丝不苟地说,丝毫没看出小人鱼的疑惑。

    “那、那我往哪走啊?东西南北都不让走??”小人鱼着急地拽他的袖子。

    “你……你就留在这儿吧。”他挣脱开,把手中的地图收进口袋,“反正你也走不了了。”

    “嗯??”小人鱼被他的话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走?他在说什么?

    “而且我会总来找你玩的。你不会孤独的。”

    “我还会带好吃的东西给你吃的。”

    “还有我最喜欢的玩具也带给你。”

    ……小人鱼忽然有点受宠若惊。这个看起来一直对自己很冷淡的朋友居然要对自己这么好。

    “还有,”弯下腰来,他忽然抓住了小人鱼的手臂。“我不会再丢下你走,所以……”

    似乎能看见他深蓝色瞳孔里倒映着的自己的倒影。

    “……所以,你也别丢下我走……”

    “……好吗?”

把地图攥在手里,连山川和海洋都被叠在一起,纸张皱皱巴巴的,像是在微笑一样。

   

    “所以这就是你撕了我的地理书的原因??!”低着头站在姐姐的书桌前,他不敢抬头看姐姐的眼睛。姐姐的手在颤抖,她一定很生气吧。

    “你不知道姐姐马上就要会考了吗??洋流那块还背不住名称呢?!你就把书撕了?!”姐姐的声调越来越高,她把书卷成卷在手里颠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把这书劈头盖脸地砸下来。他一声都不敢吭。

“而且你还把我的书撕下来拿去撩汉!?我的书是用来干这个的吗?”

“对不起……”虽然姐姐一般情况下都很好说话,有的时候反而自己比较像年长一些,但这一次,他却连三个字都说得结结巴巴。姐姐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阵书落下带来的风,他猛地闭紧了眼睛,已经准备好书将要落下来砸到头上。

“靠!我的书就是用来干这个的!”一声巨响,姐姐把书狠狠地砸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他听到这句话,抬了头,有点茫然。

“来来来!老弟!别不好意思!还要哪张随便撕!”

抬头看见老脸通红的姐姐兴奋地翻着自己的地理书。

“还有政治,历史!要哪本随便拿!”

他忽然想像最近网络上流行的语言一样感慨。

“……妈的智障。”

“我就说我弟弟是无口面瘫攻!啊啊啊!旋转跳跃爆炸升天!”

“……”


02

“匍匐了千百年,终于与你相见。”

“如果那天的小溪,没有欢笑着流过。没有水滴落下来,我或许不会想着,有一天要与你相遇。”

“谁叫我们就忽然发生了化学反应,长长的舒气,终于把这片不真实的爱恋沉积,趁还没随着水滴逝去,变成坚如磐石的存在。”

“人都说水滴石穿。而我们的爱,偏偏连流水都无法侵蚀。又或者说,是这流水,将我们的心,连接。”

“就这样,以百年匍匐一厘米的速度,我们终于跨过这千万年的时光,牵手。”

“虽然时间很长,但只要与你携手,我便不会感到荒凉……”

“啊!钟钟!我爱你!啊!笋笋!我一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在水洞里的游览船上,一家人中的长女在看到一个中间刚被连接而成的石柱时忽然疯了一般开始吟诗。而且吟诗的最后,还精神分裂般角色扮演了起来。

弟弟看不下去,赶忙阻拦:“姐,我把你踢下船去好吗。”


“……真恶心,居然用两个石头开脑洞。”

“连石头都不放过,还什么一厘米的匍匐,喝喝。”

“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是不是,阿笋?”

“对啊,而且我叫你明明叫的是‘阿乳’,‘钟钟’是什么名字?真难听。……”

游船漂向下游,漂出了两块石头的视线,但水洞里还是传音。它们清清楚楚地听见那个仍口若悬河地开着脑洞的人,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喷嚏。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谢谢供粮的大大们,谢谢自己,谢谢lo主写出这么戳心的文字。
对我来说其实文是写给自己的故事,如果你看到了,喜欢了,感兴趣了,我会高兴。如果没有人看到,我也会自言自语下去。
像是聊斋的写作,有故事,一杯香茗,一个想听故事的人,就足够了。
如果没人拦下那匆匆而过的路人,那些故事,不过就隐匿在无声无息的人群中。
“有的时候站在路边看人来人往,会觉得城市比沙漠还要荒凉,那么嘈杂,那么多人在说话,可是没人在认真听。”——独木舟《月亮说它忘记了》
但我有故事和酒,足以自斟自饮,独坐到天明。
再次感谢笔耕不辍的大大们,也感谢其他的千千万万的我不曾见过的默默无闻的写手。
其实我觉得无论是文手,或是画手,都有无法言说的苦。
想起生贺里小白写过的话。
“在我孤独的时候,可以创造出一整个世界来陪我。”
我是一个文手这件事,本身就是最好的馈赠。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醒得早,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比谁都放弃得干脆。”

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却无人去听。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破坏市场秩序,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拿钱买字,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认识很多人,给画手供梗,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

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请尊重他人的故事,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 之类的呼吁。里面的赞,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可即使如此,文手没有消失,故事也没有消失,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这样的情景。

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因为每一篇文嘛,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被人冷落也好,第一个读它,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

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一个文手,与其羡慕画手,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最应该感恩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


任何的感情,无论是这里的爱情,又或者是友情,都需要回报。

但我做不到小狐狸那样宽容。

你要走,我不留你。

但下次你再回来,我也不会去接你。

从你离开的那一天起,我便不会在三点的时候开始感到幸福。


Simon's choice观后感

    恰巧碰到感冒的时候,于是就痛痛快快地窝在凳子里鼻涕眼泪流了一把。

    这样尚可以跟别人解释,是因为感冒才鼻子通红。记得上一次这样,还是九三阅兵。

    一开始是为了练习英语去看BBC的生肉,一边看视频一边做些翻译。但是到了五分钟便再翻不下去。索性抽了包手纸,一手擦眼泪一手撑着手机。

    爱和痛苦都是不分国界与语言的。八十分钟的视频,像是从四面八方腐蚀心脏。

    被诊断为运动神经元疾病,老人希望执行安乐死。

    一直对安乐死没有什么概念。先前自己考虑起安乐死的话,大约是如果真的到了无药可医的程度,自己会欣然接受安乐死。

    但是才知道这没有这么简单。

    老人开朗幽默,虽然病痛已经折磨得他发不清楚音节,但还是和小孙子开玩笑,还是去公司,指导下属们工作。

    所以我开始理解为什么身边的人都舍不得他离开。

    负责执行安乐死的,是一个和蔼的女医生。她说:“其实最痛苦的不是执行安乐死,而是去理解安乐死。你死了就一了百了,但是你的家人却被留下来。”镜头转到妻子,已经泣不成声。

    这个家庭曾经在两年前失去过一个女儿。在骨癌的痛苦折磨下,十八岁的女儿曾经请求母亲杀了她。才失去一个女儿,又要失去丈夫。“我并没有因为他患了绝症而觉得他是个负担,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有意义的。”女人这么说着,这么无能为力着。

    虽然妻子没有同意安乐死,但因为他的个人意愿,时间还是定了下来。是在11月2日,在他的生日。

    如果说妻子是痛苦的,那么更痛苦的或许是他的母亲。白发的老人,向镜头展示着儿子从小到大的照片。“我会去的,因为五十九年前他出生的时候我就在。”老人的面容平静得令人钦佩,因为不曾知道她的内心有多煎熬。

    “那会是一个解脱。”和医生约定好了时间,从诊所出来的时候,他说。

    从那时开始,他开始和一生的朋友会面,做最后的道别。人们用尽一切力气欢笑着,像曾经一样。

    而那时,议会却吵得不可开交,也有人们涌上街头,因为安乐死而争论。“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永远不会走上选择安乐死的道路。”老人说。无论社会上多么风起云涌,他还是平静地迎接着死亡。

    “能遇见你我很幸运。”在最后的时刻,妻子这么对他说。“我也是。”两个老人手牵着手,对着镜头笑。

    终于到了日子。因为到那时我已经看不清屏幕,抽抽搭搭地擦眼泪,晕晕乎乎地看见他被推进了病房。

悲伤过了头可能给人一种保护的作用。可能因为悲伤已经累积太多,我竟木然地看着他握紧药剂的开关——自己确认死亡后,自己推动药剂开关,在三十秒之内迎接死亡。

想说的话不知道说过多少,想留下的日子又不知道有多少。

于是毫无犹豫地,拥抱死神。

我的关注点可能比较奇怪,奇怪到许多感人肺腑的地方我都看不见。

就像老人那么果决地面对死亡,就算已经被告知只要在死亡之前,任何的反悔都可以被人接受。就算被世间无数美好挽留。

而令人奇怪地,写东西的时候渴求的情感充沛带来的文思泉涌,到了感情充沛得将要满溢的时候,就开始怨恨自己语言的贫乏。

开始怨恨自己意志的脆弱,以至于本该好好写下的观后感,被写成了这个样子。

到最后的最后,我只记得蓝天白云,绿草地,女人牵着那个自己丈夫,或者还有自己的女儿曾牵过的狗,慢慢地散步。“我只后悔,没在他活着的时候,给他更好的生活。”

只记得苍老得皱纹藏匿住悲伤,饱经风霜得再也流不下泪来。老人拿着儿子生前给留下的字条。“谢谢你这辈子做我的妈妈。”

纪录片的名字叫做“Simon's choice”,选择死亡,才知道生命的可贵。

我或许只能感受到冲破屏幕的悲伤,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并没有感受到什么。

或许感受到了生命的沉重?

曾经被人群拽着跪倒在火葬场的焚尸炉前。我思考过关于死亡的问题。思考过,但是无果。

于是不再去想,只被悲伤压得喘不过气来,又坚定了许多。不去想关于死亡的种种,只踏实过好现在的所有。

要做一个就算马上死去也不后悔的人。

一个我尊敬的人这么说过。

哎哎,我无论想什么都会想到他呢。我真是没救了。

真对不起自己流过的眼泪。

本来是准备把这个写成假期作业的观后感的。最后回头看一眼写的什么玩意。

文字就是感情的相机。流淌到纸面。下次再看的时候,应该会明白自己曾经的感动。

多么语无伦次,都会明白自己。


嗯总之就是说好的开学断网……

虽然基本没有人会看到这篇不过我还是道个别www

有事情企鹅或者私信吧www大概我每次周末交稿的时候都会上一下。

有的时候真的不敢说自己是个文手,因为很多东西写出来自己都看不下去。

只是想把自己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只是想把自己的感动也好,感悟也好,传递给看到的人。

时间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能改变许多。一不小心就可能沧海桑田。现在我们遇见,或许等我弧了回来,就再也聊不上天。一年半呐,能改变一个人的(笑)。

现在遇见你,是我的荣幸。如果将来有幸能够再次遇见,请拎一壶酒,叙一叙前生。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会回来的www以及主页的段子还是会更的,不过是周更哟www【比心】但是生贺都没了←你

图是今天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句诗。恢弘大气。今日最佳。

2017年6月8日再见。

我喜欢物理。

只是单纯的喜欢,因为我总觉得,它能给我力量。

不只是因为自己擅长,自己分高而去喜欢。而仅仅是因为自己喜欢,所以想了解更多,想去擅长。

像曾经坐在昏沉的教室。外面飘着雪。身体因为长时间伏案而僵硬。第一次接触到相对论。相对论对我的常识冲击太大,我开始还觉得,真的在逗我吧。那么我以前学过的物理都是什么呢?

恰逢那个时候事事不顺。如果真的打一个比方的话,我的世界或许才被开启了潘多拉魔盒,一片狼藉,立身于死寂的汪洋之上,无所适从。

但是那个时候,有一个人,从岁月的波纹里对我耳语。他告诉我,其实可以改变。

曾经认为,空间就像一个盒子,而时间像流淌不息的河流。它们没有任何关系,时间是无情的,就算你停下,时间也会向前走。

但是有人却告诉我,你可以改变。如果你可以超越光的速度,就证明你追上了时间。时光,就可以因你而倒流。

有人告诉我,如果你乘坐飞机从东向西飞行,再将飞机的速度与地球自转的速度加和,你或许可以获得多几秒的时光。

有人告诉我,如果你不遗余力地奔跑,你或许,可以改变。

你无法改变生老病死。但你或许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时间,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或许就是在那天下课,踏过操场的积雪,我忽然决定加快步伐。仍然端着那碗没什么滋味的方便面,但是我忽然明白,自己或许可以改变。

他不厌其烦地耳语。我才终于听清,我,是可以改变的。

我是从那时候开始,触碰到了物理。

或许我对物理的了解还不够透彻,或许我还在山脚下仰望星空的遥远。但那个时候,物理就像潘多拉宝盒最终留给我的宝物一样。

就像希望一样。

穷尽一生,我们或许也无法探寻物理海洋的一角,或许我们就像牛顿说过的那样,是个沙滩拾贝的孩子。

我们只是跟随前人的脚印踏去,但总有一天,我们会拾到自己的珍宝。像有人曾找到相对论的拼图。

而现在,最后一块拼图碎片已经找齐。

我不明白物理,也不明白相对论。但是我还是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激动地把手机砸到了自己脸上。

就像看到朝阳升起的孩子一样。我或许不会加入科研行业为物理奋斗终生。但我会,不停地为了他鼓掌。

我会希望,物理,科学,会给更多的人带来希望。

在微博上看到雷总的一句话,真的很喜欢,所以搬到这里。

请一起,努力地,去倾听星辰大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