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小红

头图by小白菌

晚上和室友一起敲代码,过程并不顺利,磕磕绊绊地,等终于ac,已经远远超过预定睡觉的时间。
准备关电脑的时候,听到室友说“已经十七号了呀。”这才想起,已经十一月十七号了。
不禁想起,四年之前的十一月十七号开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了。如果算上今年,应该是第五个生日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

而后来,又慢慢地想着,我的青春里,好像就只有你,一直一直没有改变呢。

“过了这么久你居然还喜欢他。”绊的repo出来之后,时隔多年地在空间里吹真琴的时候,有人这样回复。
于是才反应过来,相对四年前,身边所有的人,好像都已经完全背离了那时生活轨迹。

或许沧海桑田这个词太过夸张。

今年夏天,偶然谈起曾经的朋友,四五年前遇到真琴的时候,基本每天都要和她吹一万遍,她对动漫完全不感兴趣,却总是笑盈盈地听着。过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个巨大的鲸鱼抱枕。
升学之后,却再也没有联系,QQ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删掉好友。偶然从妈妈那里得到几句关于她的信息。妈妈总是唏嘘,曾经是一个多么好的孩子呀。

后来,每每想到这些事,脑中总有挥之不去的场景。中考备考的时候,在宜家的床具区,和她讨论着双层床。我喜欢上铺她喜欢下铺,妈妈忽然插嘴到,等你们上高中,就给你们在学校旁边租一个房子,到时候给你们买双层床啊,你俩一个上铺一个下铺,一起住呀!她先笑了。要一起考去呀。她说。好呀。我也笑,她轻轻地碰我的肩膀。

从前的朋友,无论是二次还是三次,都悄悄地离开。一回神,才发现已经离开那么远。
只是四年而已呀。有声音这样说到。
对呀,只是四年而已呀。

有一些改变,其实远远用不上四年。

记忆中四年前的他,和现在的他,都一样温柔地笑着。而四年前的我,和我的身边的人,却完全地。面目全非。

这四年并非痛苦,只是改变的太多。或者说,只是我比较矫情而已呀wwww

你长途跋涉,挣扎,奋斗,欢笑,流泪,感动,欣慰。当你自以为已经走了很远很远的时候,擦去头上的汗水,脏兮兮地抬起头,迎面便看到灿烂燃烧的太阳,和你出发的那天一样。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身边的一切都变了,而你,依旧在那里。
温柔幸福地笑着。
啊,这是天使吗?四年前的我,也这么感叹着。

说着说着就早已偏离初衷。
而其实促使我写下这些字的,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伤神。

四年之后,我又会在哪里呢?

四年之后,你又会在哪里呢?

莫名地有点矫情。把lofter当成自己的避风港可还好www?


好像是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入坑的吧
现在想想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呢

偶然翻到那时每天都要循环很多遍的视频,现在看着的时候还是很心动很开心
毕竟他是一个那么优秀那么可爱的人

他和他的团队曾经在难熬的长夜里带给我那么多幸福和希望
曾把在黑暗中迷惘混沌的我拉到阳光之下

那天看到你在耀眼的舞台上歌唱,笑得那么开心
感觉又一瞬间被拉回了两年前,在同一个地方或许是用同一种方式被圈粉
两年了,我以为你变了很多,但你还一直是我当时喜欢的样子

那个视频是十三年前录的,感觉现在的你,偶尔还会有那样青春的感觉呢。

我陪伴你的时间实在太短太短了,我做的实在太少太少了
但从今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人陪在你身边支持着你吧

退坑的契机很奇妙,甚至有些像是赌气,明明不是你的原因
一直避而不谈,甚至把所有关于你的一切删得干干净净
现在好像终于能够正视这个问题了

不过,偶尔也会想
如果能坚持下来,一直喜欢你就好了呢

感觉现在还是很喜欢你
但也不会再回到坑里了
或许是累了吧

其实啊
只要看到你笑着的脸,就很开心了
只要看到那么多人都爱着你,就很开心了
而我,大约会在看不见的角落里为你应援吧

谢谢你啦。曾经的那么那么多的美好,现在才迟钝地道谢。
你不会介意的吧。

我喜欢的那个人,有灿烂耀眼的笑容,他的眼睛里住着全宇宙的星星。
他的声音,像是清晨最柔软的阳光。
他是一个很温暖很温暖的人。
从很久以前就是了,到很久之后还会是。

那个曾给我带来无数幸福和温暖的人啊
愿多年之后,你的笑容仍清澈如少年。

又一年w

真的太喜欢这图。
就是看到的时候由内而外地,在心中被震撼。
这些天的日子过得太苦,忙碌不说,主要是无数次挫败后产生的深深无力感。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可能哪儿也去不了。那些曾经的梦想不过是一纸空文。最终庸庸碌碌地站在人头攒动的街头。像个躯壳一样任人摆布,最后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失去温度。不过是常态。
说我想去大城市,想去好学校念书,想听好老师讲课。
倒不是关于前途不前途的事情,我的思想或许还没有达到那个深度。
我只是想脱离现在的无知状态,我想拥有更多自己可支配的时间,想懂更多。想在自己想做什么事情时,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无法达到。
“要是我当时……就好了”不想说这种话。
现在是基石阶段。无法放弃,无法放松。
但是在这个环境,只能挫败,再挫败。
像是想要磨掉所有的自信一般。
黑暗。就像夜盲症如我,每一天走在半夜十一点的街头,四点半从床上坐起,看到的无边黑暗。
然后忽然看见这张图。
太美。就好像忽然冲破了所有的障碍一样,像是打开了尘封已久的门,阳光骤然涌入心里。被关在阁楼里的人,忽然推开了天窗,看见那湛蓝的天空。
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
从还没驱散的乌云中照射下来的彩虹。
那叫什么来着,光的色散。
站在岸上的人。
他当时在想什么呢。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这句话有点太老套。
既然彩虹代表着风雨的结束。
那么是不是可以相信。
当我走过这八个月的漫漫风雨,就会看到彩虹,就会看到那个人。
通俗一点,所谓彩虹,不过就是希望。
我所需要的,也不过就是希望。
一直在心里想着的东西,被人画出来,被相机刻录下来的时候,这种幸福,也是不轻易能感觉到的。
“就是这个!”这样的感觉www
人嘛,就是需要一个盼头ww
从今以后,也要好好加油了!

物竞金牌的学长留下来的寄语。
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的魅力。
于是恰巧说进自己的心里。
Physics is god.

关于爱豆

我饭的层次大约真的太浅。

但我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影响爱豆的行为。

或许他因为知道有我的存在而有一些欣喜,有一些满足。

但我更希望他可以做他自己。

或许他永远都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

但我却绝对不希望自己的感情给他带来负担。

默默地支持着就好了。

问题:如果我走在路上看见有认识的人走在前面,我会不会叫住他。

我的答案是不会。

在我追上他,到能够和他并肩前行的时候我才会和他一起走。

在我没能力陪伴他的时候,请允许我默默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没有能力承担责任,就别去打扰。

我有时候希望可以把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但我也希望他可以结婚生子。

我希望他可以有自己的幸福。

因为在他幸福的时候,我会更开心地笑。

关于地理的脑洞第一弹

这里是拼了命的正在苦逼地准备会考。结果还是没按住自己码字的手。

脑洞来了就关不上。还有这里是理科生所以仅仅靠着脑洞支撑起了全文,知识点什么的请别跟我计较……orz

因为还有鬼畜的地理卷所以只能先码这两篇。都是比较逗比的,虐梗我也有,等我有时间再码。

说实话码了梗之后感觉自己的洋流名称都记住了(doge


01

    小人鱼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这个停留了几个月的海域的时候,忽然看见这段时间结交的朋友气喘吁吁地跑到海边,大声地呼喊自己的名字。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着急的样子,虽然仍然面无表情,但却涨红了脸。

    几周前,自己在告诉他要出发去别的海域的时候他不知为什么生了气,已经很久没有来海边找他了。小人鱼因为临行前来找他而感到快乐。是气消了吗?

    “干嘛呀?我要走了哦!”小人鱼冒出水面,跟他打招呼。

    “先等等……你先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纸,纸的边线还是撕开的时候留下的锯齿状,像是急急忙忙看到这个就撕下来带来的一样。

    “这是什么??”好像是一张地图。“是书上撕下来的。”他平复了呼吸,指着上面的几条线。

    “这是世界洋流的示意图。你要是想要走的话得看这个。”他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我们现在在千岛,你向南走的话逆着日本暖流而下,向北走的话逆着千岛寒流,这样会耗费很多体力。”

    原来是在关心自己啊!说着生气,其实还是关心自己的行动的啊!小人鱼高兴起来,眼角青蓝色的鳞片因为眼眉弯弯挤在了一起。“谢谢你哦!那我就往东走啦!”

    “往东走也不行。”声音严肃,他又指东边的一条线。“顺着北太平洋暖流的话,就会转圈到阿拉斯加暖流,紧接着从千岛寒流又转回来了。这样不就相当于没动么。”

    “啊?”小人鱼眨了眨眼,有点茫然。

    “而且北边太冷了,你去的话会冻坏的。”他紧接着一丝不苟地说,丝毫没看出小人鱼的疑惑。

    “那、那我往哪走啊?东西南北都不让走??”小人鱼着急地拽他的袖子。

    “你……你就留在这儿吧。”他挣脱开,把手中的地图收进口袋,“反正你也走不了了。”

    “嗯??”小人鱼被他的话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走?他在说什么?

    “而且我会总来找你玩的。你不会孤独的。”

    “我还会带好吃的东西给你吃的。”

    “还有我最喜欢的玩具也带给你。”

    ……小人鱼忽然有点受宠若惊。这个看起来一直对自己很冷淡的朋友居然要对自己这么好。

    “还有,”弯下腰来,他忽然抓住了小人鱼的手臂。“我不会再丢下你走,所以……”

    似乎能看见他深蓝色瞳孔里倒映着的自己的倒影。

    “……所以,你也别丢下我走……”

    “……好吗?”

把地图攥在手里,连山川和海洋都被叠在一起,纸张皱皱巴巴的,像是在微笑一样。

   

    “所以这就是你撕了我的地理书的原因??!”低着头站在姐姐的书桌前,他不敢抬头看姐姐的眼睛。姐姐的手在颤抖,她一定很生气吧。

    “你不知道姐姐马上就要会考了吗??洋流那块还背不住名称呢?!你就把书撕了?!”姐姐的声调越来越高,她把书卷成卷在手里颠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把这书劈头盖脸地砸下来。他一声都不敢吭。

“而且你还把我的书撕下来拿去撩汉!?我的书是用来干这个的吗?”

“对不起……”虽然姐姐一般情况下都很好说话,有的时候反而自己比较像年长一些,但这一次,他却连三个字都说得结结巴巴。姐姐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阵书落下带来的风,他猛地闭紧了眼睛,已经准备好书将要落下来砸到头上。

“靠!我的书就是用来干这个的!”一声巨响,姐姐把书狠狠地砸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他听到这句话,抬了头,有点茫然。

“来来来!老弟!别不好意思!还要哪张随便撕!”

抬头看见老脸通红的姐姐兴奋地翻着自己的地理书。

“还有政治,历史!要哪本随便拿!”

他忽然想像最近网络上流行的语言一样感慨。

“……妈的智障。”

“我就说我弟弟是无口面瘫攻!啊啊啊!旋转跳跃爆炸升天!”

“……”


02

“匍匐了千百年,终于与你相见。”

“如果那天的小溪,没有欢笑着流过。没有水滴落下来,我或许不会想着,有一天要与你相遇。”

“谁叫我们就忽然发生了化学反应,长长的舒气,终于把这片不真实的爱恋沉积,趁还没随着水滴逝去,变成坚如磐石的存在。”

“人都说水滴石穿。而我们的爱,偏偏连流水都无法侵蚀。又或者说,是这流水,将我们的心,连接。”

“就这样,以百年匍匐一厘米的速度,我们终于跨过这千万年的时光,牵手。”

“虽然时间很长,但只要与你携手,我便不会感到荒凉……”

“啊!钟钟!我爱你!啊!笋笋!我一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在水洞里的游览船上,一家人中的长女在看到一个中间刚被连接而成的石柱时忽然疯了一般开始吟诗。而且吟诗的最后,还精神分裂般角色扮演了起来。

弟弟看不下去,赶忙阻拦:“姐,我把你踢下船去好吗。”


“……真恶心,居然用两个石头开脑洞。”

“连石头都不放过,还什么一厘米的匍匐,喝喝。”

“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是不是,阿笋?”

“对啊,而且我叫你明明叫的是‘阿乳’,‘钟钟’是什么名字?真难听。……”

游船漂向下游,漂出了两块石头的视线,但水洞里还是传音。它们清清楚楚地听见那个仍口若悬河地开着脑洞的人,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喷嚏。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谢谢供粮的大大们,谢谢自己,谢谢lo主写出这么戳心的文字。
对我来说其实文是写给自己的故事,如果你看到了,喜欢了,感兴趣了,我会高兴。如果没有人看到,我也会自言自语下去。
像是聊斋的写作,有故事,一杯香茗,一个想听故事的人,就足够了。
如果没人拦下那匆匆而过的路人,那些故事,不过就隐匿在无声无息的人群中。
“有的时候站在路边看人来人往,会觉得城市比沙漠还要荒凉,那么嘈杂,那么多人在说话,可是没人在认真听。”——独木舟《月亮说它忘记了》
但我有故事和酒,足以自斟自饮,独坐到天明。
再次感谢笔耕不辍的大大们,也感谢其他的千千万万的我不曾见过的默默无闻的写手。
其实我觉得无论是文手,或是画手,都有无法言说的苦。
想起生贺里小白写过的话。
“在我孤独的时候,可以创造出一整个世界来陪我。”
我是一个文手这件事,本身就是最好的馈赠。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醒得早,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比谁都放弃得干脆。”

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却无人去听。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破坏市场秩序,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拿钱买字,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认识很多人,给画手供梗,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

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请尊重他人的故事,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 之类的呼吁。里面的赞,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可即使如此,文手没有消失,故事也没有消失,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这样的情景。

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因为每一篇文嘛,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被人冷落也好,第一个读它,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

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一个文手,与其羡慕画手,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最应该感恩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


任何的感情,无论是这里的爱情,又或者是友情,都需要回报。

但我做不到小狐狸那样宽容。

你要走,我不留你。

但下次你再回来,我也不会去接你。

从你离开的那一天起,我便不会在三点的时候开始感到幸福。